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习俗流程

金土坡公墓居三年之丧:因时、因地、因人而有所不同

2019-09-05人围观
简介三年之丧,是指子为父、妻妾为夫、诸侯为天子、臣为君守丧三年。三年的含义并不指实足三年,而是指过个年头,约为25-27个月。汉代居丧之礼的规定,凡子女为父母守丧期间,应居住在墓旁的草屋中,并不饮酒吃肉,不近女色,不寻欢作乐,不娶妻纳妾,不能访友。汉代的居丧之礼对贵族的要求尤其严格。
居丧是人们为了表达对死者的哀悼之情而产生的一种习俗,在居丧期间,死者的亲属和有关之人一般要遵守某些特定的规范和禁忌。儒家把生死等量看待,甚至把死看得更加重要。在丧葬上强调慎终追远,把居丧看成是孝道的主要标志和具体体现,因此,十分重视丧期。经过先秦儒家的演绎和发展,提出了“三年之丧”的主张。

所谓三年之丧,是指子为父、妻妾为夫、诸侯为天子、臣为君守丧三年。三年的含义并不指实足三年,而是指过个年头,约为25-27个月。

据史书记载,远在春秋后期,晋国的叔向就提出了三年之丧的主张。《左传》记载,昭公十一年(公元前531年),晋昭公的母后归氏去世,昭公不仅没有守孝,而且在比蒲举行盛大的阅兵式。对此,晋国的大夫叔向深感愤怒,说到“国君发生大丧事,国家却不停止阅兵;有三年的丧期却没有一天的悲伤。国家不举丧事,这是不怕国君;国君没有悲伤的表情,这是不顾亲人。国家不怕国君,国君不顾亲人这样国力能够不下降吗?恐怕会丢掉他的国家。”

此后,孔子也极力主张倡导三年之丧。据〈论语·阳货篇》记载,他在回答弟子宰予三年之丧问时说:“父母死了不到三年,你便吃饭穿花锦衣,你心里安吗?”宰予回答说:“安。”孔子听后气愤地说:“君子守孝,吃美味不觉得甜,听音乐不觉得快乐,住在家里不觉得舒服,才不这样干。如今你既然觉得心安,你便去干好了。”宰予退出后,孔子伤心地说:“宰予真不仁啊!儿女生下来,三年以后才能完全脱离父母的怀抱。替父母守三年的孝,天下都是如此。宰予难道就没有从他父母那里得到三年怀抱的爱护吗?”

孟子和荀子也倡导三年之丧。孟子认为“三年之丧期间,穿麻衣、喝粥守丧,从天子到黎民百姓,莫不如此。夏商周三代皆如此。”荀子也认为:“三年之丧是人道中最文明的,所以百王共遵之。”在以孔子和盂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鼓吹和倡导下,三年之丧逐渐流行。传说孔子死时,大部分弟子为他守孝三年,其中子贡又在孔子的墓旁搭建棚屋,又过了三年居丧生活,以表达对老师的敬意。秦始皇统一六国后,在国丧中强制人民实行居丧制度,归观定臣与百姓一律为天子服丧三年,并不准饮酒食肉、嫁女何娶妇。这显然与儒家礼制规定的臣为君服斩衰三年、民为君服齐衰三月不符,可见秦始皇的残暴和严酷。

汉初,汉高祖因江山首创,所以下令承袭秦制,因而不革,“率天下为天子修服三年”,三年之丧开始纳入皇家丧礼之中。至汉文帝时,汉文帝认为“其制不可久行”,在遗诏中改变了这一定制。到哀帝时,又开始提倡三年之丧。〈汉书哀帝记)载,哀帝曾对河间人琅的三年守丧行为大加褒奖,下昭说:“河间人琅为太后守三年丧,实为宗室之楷模,加封万户侯。

凡博士弟子父母死,朕也准假三年守丧。”行三年之丧可以得到万户侯的封赏;博士弟子有父母死,也恩准告假守丧三年。在统治阶级的提倡下,三年之丧之风渐起。到王莽时,王莽托古改制,也大力提倡三年之丧。〈汉书·王莽传》记载,汉平帝死后,王莽大赦天下,并下令凡是六百石以上的官吏,都要为汉平帝服丧三年。后来,建国五年二月,文母皇太后死,王莽亲自为皇太后服丧三年这样,三年之丧在社会上又蔚然成风。到了东汉光武帝时期,虽然光武帝遗诏丧葬制度务从约省,但民间已盛行三年之丧。《后汉书)记载了不少这方面的动人故事:韦彪,光武帝时的大臣,他对母亲非常孝顺。母亲死后,他披麻带孝年,足不出户。三年守丧期满后,已骨瘦如柴、满身是病,经医生治疗了数年后才复原。刘平,光武帝时官拜济阴郡丞,太守刘育很赏识他,上书皇帝委以重任。不巧,刘平父死,于是刘平拜辞高官显爵,毅然为父守丧三年。由此可见,三年之丧经统治者和儒家的反复倡导、宣扬,已深入民心。所以,尽管光武帝不提倡大臣守三年之丧,务从约省,但三年之丧已大行于世。不仅孝子贤孙们行三年之丧,连女子也如此。

《后汉书》记载,永元四年,和熹邓氏入选进宫做了皇后,不巧,正逢父亲去世,于是邓皇后昼夜哭泣,三年不食盐菜,面容憔悴不堪,连亲人都一下子认不出她来。到东汉后期,为父母服三年之丧已成为社会公认的伦理观念。不仅大臣及民间盛行为父母服三年之丧,就连皇帝也如此,汉明帝为其父服三年之丧。到了元初年间,邓太后曾下诏:“凡长吏以下官僚,不为其父母服三年之丧者,不得科举进仕。”从此,行三年之丧成为科举进仕的一种资格,久而久之,三年之丧终于成为“天下之通丧”。

汉代居丧之礼的规定,凡子女为父母守丧期间,应居住在墓旁的草屋中,并不饮酒吃肉,不近女色,不寻欢作乐,不娶妻纳妾,不能访友。汉代的居丧之礼对贵族的要求尤其严格。据(汉书·景十三王传)记载,汉武帝元鼎三年,常山王刘勃因在为父服丧期间奸淫、饮酒作乐,而被其庶兄告发,结果被削去爵位,发落到房陵。《汉书·霍光传〉记载,汉昭帝死后无子,大将军霍光等文武大臣迎立昌邑王刘贺继承皇位。但刘贺在居丧期间,毫无“悲哀之心”,当昭帝的灵柩还停放在前殿时,他居然让随从的昌邑乐人击鼓吹箫、唱歌演戏,让人买狗肉、猪肉吃,还与随从的昌邑官员一起偷吃祭灵用的牲食67和美酒。即位27天,便与宫女淫乱。由于刘贺在居丧期间作乐、饮酒及淫乱等行为违背了汉代的居丧礼规,引起朝廷上下一片不满,于是,即位不到一个月便被废去皇位。

相反,汉代对遵守居丧之礼的贵族则大加赞美和封赏。据《后汉书·东平王苍传)记载,东平王苍丧母,他至孝守丧,丞相陈珍为其所感动,上书请予表彰。永宁元年,邓太后为此对他封邑五千户。《后汉书·济北惠王传〉记载,济北惠王九岁丧父,为父至孝守丧,不吃荤菜,住草棚,躺土席,不洗澡,以至守丧成病,全身长满毒疮。梁太后深为其居丧至孝之行为所感动,建和元年,下诏嘉奖五千户,以慰其孝子之心。《后汉书·任城孝王尚传)记载,任城王尚丧母,也按礼守丧,为此得到汉桓帝嘉奖,被增封三千户。魏晋南北朝时期,三年之丧时伏时起。三国魏时,曹氏父子主张薄葬,不推行三年之丧。晋代三年之丧又起。

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最为繁荣的时期,各种体现封建等级制的礼仪也发展到登峰造极,丧葬礼仪制度更加完善。这突出体现在唐〈开元礼〉、《唐律〉之中,继续推行三年之丧。宋、明、清朝,三年之丧均为天下之通丧,这集中反映在宋《政和礼〉、〈宋刑统〉、《司马氏书仪〉、《朱子家礼〉明会典》和《清会典〉之中。虽然历代对三年之丧的定制执行因时、因地、因人而有所不同,但三年之丧始终作为种社会规范在社会上强制推行。从泰汉到清,三年之丧凭借历代统治者和儒家的倡导、推行,“三年之丧”的观念一直融入中国人的伦理道德之中,其影响极其深远。

本栏推荐

点击排行

关注微信